280262479.jpg

青楓樹的種子,像一對可愛的翅膀

感覺有種《祝福》的意喻

期望孩子(種子)可以用他們的翅膀翱翔

長出屬於自己全新的生命~

 

《慢養》讀書會已經在跨年前結束了。
在這次為期三個月的讀書會劃下句點之後,
感動與感恩充實著我的心靈
回想自己在身為媽媽的這條道路上,
也曾徬徨過、也曾失措無助、跌倒沮喪
七年前,老大上小一的時候沒能好好陪伴的缺口。
很感謝老天給了我再一次機會,在老二上小一的此時
在老師的鼓勵與引導;在讀書會同學們的陪伴之下
才能走得順遂、穩定、而且更有自信。

===================================================


剛上小一的弟弟,班上是個感覺嚴謹的老師
媽媽雖然加入了學校圖書館志工,也加入了讀書會
進出學校的機會其實也不算少
但是基於不影響老師與孩子的校園生活
所以從來沒想過要去班上找老師聊天
而兩週一次的游泳課時間
雖然也每次都進校園去幫忙孩子們
但是看到老師總是坐在一旁批改著作業
也不好意思前去打擾


關於聯絡簿上的《愛講話》印章

而弟弟是個管不住嘴巴
加上習慣於幼兒園開放式角落教學的活潑孩子
上了小學之後,孩子、老師、還有父母
其實都是在互相磨合適應的階段
才開學一個月的時間弟弟的聯絡簿就帶回了《愛講話》印章
老師在印章旁邊註明了幾個小字:『體育課時讓老師很傷腦筋』


媽媽的反應先是一陣錯愕
心裡免不了嘀咕怎麼會連體育課都必須安靜無聲嗎?
但是媽媽並沒有表現出對這個印章的反感與不悅
問孩子,想當然得到的就是辯解與爭論
弟弟避重就輕地跟我告狀著某某同學也有講話等等
這一次因為是初犯,媽媽選擇輕描淡寫地帶過去
摟著弟弟跟他說明老師的立場
要他反思若每個同學都像他這樣講話老師要怎麼上課呢?
弟弟懂了,不再跟我爭論,也點點頭說自己會加油。


我這次在聯絡簿上寫下:
『媽媽也很傷腦筋,有與他溝通了,希望能改進。』

老師則同樣簡短地回我一個《謝謝家長配合》的印章

 

 

 

 

14915591_1343848455638967_2051636601349111810_n.jpg

事隔一個月左右的時間,當天到學校去接弟弟放學時
在回家的路上弟弟怯生生地跟我說:『媽,我多了一項回家功課。』

回到家,翻開聯絡本一看原來是因為愛講話被老師罰寫
這一次在看到聯絡簿上《兩個》愛講話印章,同時還有一張罰寫單時
媽媽在心底偷偷深吸了一口氣
旋即想起讀書會時老師一再鼓勵我們的話:
『要建立良好的親師關係;陪伴孩子渡過,不評斷老師;
沒有一個老師會想要把孩子搞砸;
老師其實也正在用他的方法了解與適應妳的孩子。』

弟弟自己很認命地第一樣作業就挑罰寫單去寫
媽媽真心覺得弟弟自己有知錯的表現,也有反省的舉動 (
接受罰寫)
而且老師也在罰寫單上清楚表明了受罰的原因
所以這次媽媽沒有說半句話。
然後,看著弟弟完成後拿到我面前的罰寫單
媽媽忍不住噗嗤地偷笑,有沒有看到這小子自得其樂的藝術字啊!

這次媽媽摟著終於寫完罰寫單的弟弟
簡單地問了一句:『被罰寫是不是感覺很不舒服啊?』
弟弟點點頭,不發一語
媽媽接著說:『那你自己是不是要再加油呢?』
弟弟再次點點頭然後繼續開始他當天的回家作業。


這次媽媽在聯絡簿上給老師回應:
『謝謝老師的處罰,相信孩子知道自己錯了,
回到家就主動自己先寫罰寫單,都不需要媽媽唸。』

這一次,老師親筆回覆:『媽媽辛苦了!』


===================================================

然後又過了一個月左右的某天,
弟弟的聯絡簿上再次出現了《愛講話》印章
這次老師在旁邊註明了:『跟
XX同學 一直鬥嘴,傷腦筋。』

這一次媽媽真得一頭霧水,
而弟弟則是一派輕鬆地語氣跑來跟我解釋
他說這一次真的不是他的問題
弟弟跟我敘述事情的始末:
『班上
XX男同學 今天穿的衣服上有一個數字 18,
所以坐在我
隔壁的同學A 就笑那位同學是座號 18 號的女同學。
然後那位
XX男同學 就跑去跟老師告狀說我跟 同學A 都取笑他,
可是我又沒有說話,他卻一直說我也有笑他。』


看弟弟的表情及語氣,媽媽能百分百的相信弟弟沒有說謊
所以,這次看來弟弟似乎真得是給冤枉了吧!


然後弟弟還跟我說:
『老師在我跟
XX男同學 的聯絡簿上都有蓋《愛講話》印章,
可是坐在我隔壁笑人家的那個
同學A 卻沒有被蓋印章耶!』


唉啊,不得了!
這次不只是被冤枉,老師的處理方式感覺還好不公平啊!


不過,媽媽有了兩個多月的《讀書會自我穩定訓練
所以這一回媽媽的功力大增,不只沒有馬上評斷是非
更沒有立刻就展現母愛的論斷對錯。
媽媽真得沒有半點情緒,
只是靜靜地在心底推演著事件的可能性‧‧‧

然後,我問弟弟:『你知道
XX男同學 為什麼會去跟老師告狀嗎?』
弟弟說:『因為
同學A 笑他是座號 18 號的女同學啊!』
媽媽再問:『所以你覺得
XX男同學 會有怎樣的感覺呢?』
弟弟:『他覺得不開心啊!
可是又不是我笑他的,他還一直跟老師說我也有取笑他。』
看著弟弟生氣的表情,媽媽忍不住笑了
所以媽媽跟弟弟說:『那你一定覺得很冤枉,對吧!
你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當你
隔壁的同學A 笑他時,
你是不是也跟著在旁邊笑了呢?』
弟弟像是被抓到小辮子,縮了縮脖子笑著默認了。

媽媽順勢解釋:
『也許坐在你
隔壁的同學A 只是跟 XX男同學 開玩笑,
可是有些人不喜歡這樣的玩笑,
他可能會覺得自己是男生卻被取笑是女生,
他已經覺得心裡很不舒服了,又看到你也在旁邊笑,
你想他的心裡會不會覺得更不舒服呢?』
弟弟點點頭,理解了媽媽說得那份感受。
所以媽媽接著問:『當
XX男同學 跟老師說你也取笑他時,
你是不是就開始跟他在老師面前,
你說《我沒有》、他說《你有》的一直爭論呢?』
弟弟再次被我說中而點著頭默認。

媽媽問:『那你現在了解
老師為什麼沒有給笑人家的
同學A 印章,
卻只給你們倆個《愛講話》印章了嗎?』
弟弟繼續點著頭不作聲也不反駁。

媽媽跟弟弟說:
『我知道你很急著要向老師解釋你沒有說話,也沒有取笑同學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跟
XX男同學 一直在爭論
是不是就會吵得老師不知道要聽誰的?
其實你只要說一次就可以了,就算他繼續說你有取笑他
相信老師也會把事情弄清楚。
可是因為你一直跟他吵來吵去,老師沒辦法好好聽你們說話
當然就變成你們兩個都有《愛講話》印章了,
你覺得是不是這樣呢?』

弟弟接受了媽媽的分析,也了解自己之所以被蓋章的原因
所以他不再理直氣壯的覺得自己是對的
也不再覺得自己被冤枉的委屈了。
媽媽更希望他能記取教訓,下回會懂得如何應對才好。


這一次媽媽寫了一封長長的信給老師
謝謝老師讓我知道這件事
信中詳細地描述我對事件的分析與和弟弟的對話經過。
並且不忘體恤老師一人要帶領近三十個學生的難處。

而這回老師也回我一段長長的訊息
感謝媽媽耐心的與孩子溝通及討論
也坦誠正如媽媽所說,因為孩子們吵來吵去
所以老師只好給兩人都蓋上印章。
老師甚至反過來讚賞媽媽的用心,
一定能讓弟弟的表現越來越好。


===================================================

其實老師的角色就跟媽媽是一樣的
都是很需要被體諒與鼓勵的。


媽媽學會了,過去的不需要再有過多的懺悔與自責
因為,上天都為我們做了最好的安排
先穩定好自己,才能確切無私的處理事情
和老師站在同一邊,才能給予孩子純粹的安全感
孩子才知道該朝怎樣的規範去做
並且孩子的心也才能有更為明確的穩定

良好的親師關係,絕對是讓孩子快樂上學的最佳動力。

所以聰明的媽媽,千萬別再與老師處於對立關係
否則受傷害的往往是夾在中間的孩子啊!

真得很感謝讀書會的老師所給予的穩定力量
讓我可以更為理性的處理與面對親師問題
這次我們和童軍一起參加跨年活動
弟弟還不忘要媽媽拍下101煙火分享給老師看
相信讓孩子喜愛學校、喜歡老師,才能有正向的表現與成長~

創作者介紹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arlowlmj
  • 幸福的弟弟~~
  • 謝謝~

    幸福蟹居 於 2017/04/13 22: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