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先奉勸各位孕婦朋友們啊
身體上若有任何的不適千萬要慎選醫療方面的協助啊‧‧‧

話說我這個牙疼的問題啊
打從三月十日那天給鄰家的 牙醫診所抽了神經 之後
就此展開了我與我的牙疼相處的連串夢魘

從那天以後,我每個星期都得回去牙醫診所報到
有時候甚至還得一星期跑個兩趟
因為產婦無法照X光,所以無法完全治療
於是開始了:
前往換藥→試著填補一半表面→試著完全填封表面→
然後回到家過沒兩天開始腫痛→回去撬開填封物,重新只填塞棉花→
回家後幾天消腫→再回去試著填補一半表面→試著完全填封表面→
然後回到家過沒兩天又開始腫痛
‧‧‧

就這樣,如此循環了一個多月
終於在本月的十五號那天
牙醫診所的醫生對著我腫痛不消的牙齦
很無奈的表示,要我回去找婦產科醫生開消炎藥吃
因為我懷有身孕的關係,他也不敢亂開藥給我
所以要我回去請我的婦產科醫生為我開個消炎藥
然後,他還很好心的要護士幫我在隔天約個時間看診
醫生還跟護士強調說『不需要掛號』
他要幫我處理腫囊裡面的膿包
結果那個所謂的護士,其實是醫生娘就一臉不太高興的樣子
於是,我跟這位醫生娘兼護士的太太約了隔天晚上的八點鐘

然後,回到家跟蟹爸爸討論的結果
蟹爸爸覺得既然要回去婦產科拿消炎藥
乾脆到同醫院所屬的牙科部去就診看看好了
我想想,與其再讓這位醫生如此折騰下去
還是轉往大醫院看看是否有可行的治療也好

隔天晚上我掛了聖保祿醫院的牙科門診
護士很親切,醫生也很細心
聖保祿的魏醫生也很無奈地表示
神經抽都抽了,產婦比較麻煩的是無法照X光
對於我這種腫脹的問題
他覺得是因為裡面有個腫囊的原故
當表面被填封住的時候,腫囊只好往旁邊擴張
由此就形成了腫痛的問題來了

魏醫生建議的處理方式是
先將目前腫痛的問題解決之後
他會幫我塞藥棉,盡量不要將那顆牙給填封起來
沒問題的話,就等生產完之後再來做完整治療
至於那個藥棉的更換
大約三個星期前去更換一次就可以了

我驚訝的問:『診所的醫生都要我每個星期去換耶。』
魏醫生笑著回答:『本來塞住了,開開合合的更容易引起感染的機會喔‧‧‧』
『所以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三個星期來換一次就可以了啦‧‧‧』

魏醫生開了一些消炎藥給我
並很仔細地告知我這些藥都是他們問過產科醫生
確定對產婦無副作用的可用藥品
除非我有其他比較特殊的體質
或者我還是覺得不放心的話
可以再去詢問過我的產科醫生之後再服用

魏醫生還跟我說明了幾個可能的狀況
如果吃了藥之後還無法消腫
或將來仍然還是這樣消消腫腫的情況
也許再一個月之後比較屬於安全期時再來照個片子看看
最怕的是它會往下、往更深的地方腫脹或感染
到時候為了避免蜂窩性組織炎的發生
即使是為我多穿幾件隔離衣也還是要照X光片的

嗯,很不錯
魏醫生的態度,還有護士親切的詢問與告知
都讓我覺得安心了不少

然後,那個牙醫診所 果真是對我這個病患感到無可奈何了吧
原本跟他們約了晚上八點要前往看診
結果對於我的失約沒到診,也不見有任何一通電話的詢問
我記得先前前往看診時都還會見到護士打電話提醒約診患者看診時間的呢
所以我想啊,醫生應該也是為終於擺脫了我這號麻煩病患而大大鬆了一口氣吧
然而,這個麻煩還不是因他們而起的嗎‧‧‧


話說回來,自從那天在聖保祿拿了消炎藥之後
服用了藥以後腫痛確實消散了不少
只是在消炎藥都還來不及服用完之前
不知道是原本塞著的棉花被我給刷牙時刷掉了
還是怎麼的原故,之前是腫在較裡頭的根部
後來居然變成了比較偏向牙齦表面的腫脹
原本想說等消炎藥吃完後也許會消腫的
沒想到昨天更是腫痛到一陣、一陣的抽痛
於是,昨天晚上我又去聖保祿的牙科報到了‧‧‧

魏醫生說,我的腫包裡已經很明顯地有著化膿的現象
他的處理方式是,先幫我將裡面的化膿排出
這樣才能比較有效的達到消腫的療效
他還安慰我說:『幸好它是往上竄出而不是往更裡面腫脹‧‧‧』
嗯,醬子聽起來似乎比較能教人心安一點,是吧‧‧‧

於是,排除化膿之前
醫生說須要先幫我做表面的麻醉
所謂表面,指的就是外在的顏面神經小局部的麻醉
我想醫生也是擔心麻醉的用量吧
所以只為我施行小劑量的外在顏面神經麻醉
然後,很殘酷的在我的牙齦腫脹處挑了一個洞
護士將小鏡子遞給我看的時候
一堆的血水和著幾顆的膿包,狀況真是慘不忍睹
難怪魏醫生先是建議著我還是不要看比較好

重點是,因為只有表面神經的麻醉
就不知道這個排出膿包的舉動對我來說還是要強忍著多大的疼痛啊
魏醫生不斷地安慰著:『放輕鬆,先深呼吸再慢慢吐氣‧‧‧』
無計可施的我也只能乖乖照做
醫生很幽默地開著玩笑:『先來練習一下拉梅茲呼吸法吧‧‧‧』
唉唷喂啊,諸不知我早已經躺在那裡痛到開始飆淚了啊‧‧‧

膿包清除完畢之後,醫生幫我將抽神經的那個大洞灌洗了一下
並為我塞進乾淨的藥棉,隨後要我咬著一塊紗布來止血
事後醫生還誇讚:『果然是要當媽媽的人,才能這麼勇敢地忍住疼痛‧‧‧』
嘴裡塞著紗布、顏面神經又被麻醉的我根本回不了話
雖然痛得要抓狂,我不忍耐又還能夠怎樣呢
再開了兩天的消炎藥給我,醫生告知我這兩天還會腫
回家後記得要冰敷,之後就會慢慢消了
並囑咐我下星期要再來讓他檢查看看情況
沒問題的話就可以三個星期過來換一次藥就好了

謝過了醫生和護士
在醫院等待批價、取藥時
也許是麻藥的關係
發現居然已經不怎麼感覺會痛了
誰知道當我牽著哲緯走回家的路上
或許是麻藥漸退的原故吧
慢慢地開始感覺到了嘴裡傷口的隱隱作痛
當我們好不容易抵達家門之後
漸漸消退的麻藥加上口裡消毒藥水對於傷口的刺激
我已經是痛到說不出話來了

一進家門我馬上躺上床去默默忍受著撕裂般的疼痛
哲緯和蟹爸爸很貼心地幫我準備好了冰袋
我捧著包上毛巾的冰袋貼著臉頰
除了在床上由默默忍痛到近乎哀號
也沒有人能夠為我做些什麼了

蟹爸爸在客廳教著哲緯學校數錢幣的功課與方法
躺在床上跟疼痛戰鬥的我只能漸漸地感覺到麻藥迅速的消退
以及消毒藥水刺激著傷口的那種痛不欲生
我用冰袋摀著臉頰,心想著可能除了當年生下哲緯時有如此痛過
這些年來應該就屬這一次能夠讓我痛到不斷飲泣吧
我用盡最大的力氣呼叫蟹爸爸為我拿來消炎藥
蟹爸爸看我眼淚一滴又一滴的不斷滑落
很是不放心的一直在一旁守候著我
當蟹爸爸伸手為我擦掉淚水時
我想到的是 那年在產房裡的那一幕

噢,天啊!
再過個幾個月我還得再經歷一回那樣的痛楚呢‧‧‧

蟹爸爸萬般憐惜的對我說:
『好可憐喔,先是肚子被扎了針嘴巴又給挖了一個洞‧‧‧』
為此,我笑了。一種很痛苦的淺笑‧‧‧

想想為了這個牙痛的問題
四月一日產檢時,為期一個月的時間
我居然只多了 0.1 公斤的體重
而這 0.1 公斤還可能是多穿了一件衣服或加減值的誤差呢
4 月 29 日又即將要去產檢了
希望快快能夠多為寶寶補充一點能量才好

所幸,現在已經消腫很多
也不再疼痛難耐了
老天爺爺啊,您一定要保祐我
這一次遇到的會是一個好醫生
讓我早日脫離跟牙痛相處的日子‧‧‧





PS:
哲緯這一天表現很棒喔
輪到我看診時
哲緯乖乖地聽從我的吩咐
都沒有離開座位一步
一直很有耐心地等待我看診完畢回來找他呢‧‧‧

再PS:
感覺得出來魏醫生的麻藥下得很謹慎
所以我自個兒就多忍耐了絕大多數的疼痛
相較之下,當初抽神經時
那個診所醫生為我在牙齦內惻與外側各打了一次麻醉
抽神經時又為我補上了一針
所有的麻藥足足等了將近兩個小時才完全消退
而當時我才不過懷孕 12 週而已耶
不知道醬子對於寶寶是否會有著不好的影響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幸福蟹居 的頭像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