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哲緯回到家下了娃娃車
幾乎都會笑容滿面的跟我說:『媽咪,我回來了。』

昨天下午哲緯的娃娃車送回了一個悶娃娃
下了娃娃車,看不到哲緯臉上那個熟悉的笑容
只見這小子悶悶的不說也不笑

我問:『你怎麼了?』
心想著是否在學校發生了什麼問題
被處罰了、被欺負了、還是被老師罵了

沒想到這小子回我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語帶梗塞的回我一疊連聲的:『沒、沒事啦、沒事啦‧‧‧』
一整個就是明明有事故意推說沒事的語氣
這下真教我更加的引發了好奇心
等待著最佳時機好旁敲側擊出一些蛛絲馬跡來‧‧‧

平常哲緯回到家總會先把襪子和圍兜脫掉放進污衣籃
隨後就是將書包裡的東西全搬出來放置好位置
接著也就是等待吃完小點心之後乖乖地去自己的書桌寫作業了
而這一天,哲緯果然是失神失神的
脫了襪子和圍兜、擺好書包和作業之後
居然不見他來討點心吃,更沒看到他主動去寫作業

這小子難得的安靜
對於身旁的妹妹視而不見
顧自的跪坐在沙發上
額頭抵靠在窗框邊上
一整個失魂落魄的望著窗外的世界‧‧‧

這小子居然在 唱歌 耶‧‧‧

哲緯從小就不怎麼愛唱歌
至少是不怎麼熱衷於歌唱就是了
進學校前連首簡單的兒歌也不太會唱
但是萬萬也沒想到
這小子當下居然對著窗外
唱著自己編詞作曲的自創情歌耶

為什麼我會知道是情歌呢
在斷斷續續飄進我耳中的詞句裡
我很清楚的聽出來了一句『我想念妳』
於是我又好笑又無奈的叫來了哲緯:
『你在唱什麼歌啊,可以過來再唱一次給我聽嗎?』

哲緯拉著我的手往窗邊移動
『好啊,可是要過來這裡才行喔‧‧‧』
『妳看我的姿勢喔,要跪在這裡(沙發上)、頭要靠在這邊(窗框上)‧‧‧』
『然後眼睛要這樣看著外面就可以開始唱了‧‧‧』

                我想念妳
                不管心慈在哪裡
                不管感覺真的真的很想念妳
                要記得心裡的感動
                要記得我真的真的很想念妳‧‧‧

哲緯的歌,用的是一種宛如歌劇般的曲調
詞不連貫的以一種忽高忽低的音調鳴唱
儘管詞不通順、曲怪異
但哲緯臉上認真的表情卻有那麼一點感動到我了
除了感動之外,心裡有的就是一種憂心的無助感在交雜

儘管哲緯的歌唱得詞不接句
大致上的意思也都還能聽得懂並瞭解所言
但是就那句『心慈』實在讓我左思右想
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什麼是心慈啊?』我忍不住開口問了哲緯
哲緯也理所當然的回我:
『慈,就是XX慈啊。(同學C名字當中的一個字)』

『那心呢?』我問
哲緯說:『心,就是表示我的心情啊‧‧‧』
這是小孩子的話喔,大人是不會懂得啦‧‧‧


=============瑪莉驚訝中為之語塞的分隔線===============

噢,我親愛的爸爸和媽媽啊
不知道當時我在年少輕狂不懂事時
是否也曾像這般教您們憂心過呢

我的兒子,您們的孫子
現在也不過才五足歲過二個多月
怎麼就讓我覺得時間之快
已到了教我無法招架的地步了呢
我果然是真的不懂啊‧‧‧


===============被哲緯拉回現實的清醒線=================


哲緯不管我尚未平撫的情緒
他繼續對我傾吐著他的柔情與思緒

『媽咪,XX慈(同學C)就坐在我對面。』
『我們上課的時候坐在一起,吃飯也在一起‧‧‧』
『連看電視的時候也在一起耶‧‧‧』
『可是到了後面的時候還是得要分開來了‧‧‧』
『我們分開來,我會很想念她、她也會想念我的啊‧‧‧』
『可是我只有覺得很難過(語帶哽咽)我沒有大哭‧‧‧』
『我這次沒有讓眼淚掉下來喔‧‧‧』

嗯,很好。
至少我終於明白了這天哲緯回到家之所以悶悶不樂的原因
他字字句句的傾訴既純真又真情流露
教我都忍不住要為之動容了
回想著一路由告白、情話、情書、到情歌
我還真有著幾分擔心這看似小孩子玩家家酒的鬧劇
哲緯是否會過於太認真了些呢‧‧‧

『嗯,很棒啊。這表示你真的長大了喔‧‧‧』
除了用這樣的話笑著鼓勵哲緯,我真的找不出所能接下去的詞句來了
『那現在你先去寫功課吧‧‧‧』

將哲緯推進書桌上的作業裡
我趕緊連上幼稚園的班網
仔細地翻找著學校活動中老師為孩子們留下的影像
這小子是否真的會刻意賴在同學C身邊轉
在照片中我很放心的鬆了一口氣
我想,哲緯或許真如老師所說的
他愛上的其實是自己心中浪漫的感覺
同學C不過正好是一個對象罷了

噢,原來這麼一丁點大的孩子
也懂得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了
莫非連哲緯都感覺到秋意已濃
在這個葉子變紅花兒謝
秋風咻咻冷風起的季節
這孩子的情緒也就跟著落葉片片飄落了

噢,哲緯啊
你也未免太過於情緒化了
不過話說回來
浪漫的人好像總帶點情緒化的吧‧‧‧(~)

其實這小子還真的很耍寶呢
先用著柔情萬千的神態對窗唱情歌

            我想念妳,真的真的感覺很想念妳
            要記得,記得不要忘記了‧‧‧

最後一次哲緯對窗唱起情歌
唱著唱著,這小子突然改變了曲調
神來一筆數著『one、two、three、four‧‧‧』
接下來一整個節奏輕快了起來
這小子還配合著節奏站上沙發舞了起來
只是啊,我一句也聽不懂他在唱什麼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幸福蟹居 的頭像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