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緯曾經在我以『兒童』稱呼他的時候
不服氣地回我:『我已經是少年了,弟弟才是兒童好不好?』
我笑著回他:『弟弟還只是個小小孩啦‧‧‧』

這時期的『少年』啊
說起來還真是有點矛盾又好笑
偶爾天真的猶如小孩
有時候又是一付自以為懂事的模樣
實在好難以捉摸這時期的孩子

今天去接在學校上暑期社團活動的哲緯回家的路上
哲緯再次跟我聊起了他的人生規劃

他說:『媽,我想等我長大了我不會搬出去住‧‧‧』
『我會一直住在我們家,就連我女朋友和我結婚後也還是住在家裡喔!』
我驚呼:『那我跟爸爸要睡哪裡?』

哲緯辯解:『爸爸不是說等你們老了要回去住員林嗎?』
媽咪哭訴:『嗚~~~你現在就想著要把我們趕回去員林了唷~~~』

哲緯笑著辯解:『沒有啦,妳不要哭ㄇㄟ。』
『是爸爸說的啊,他不是有說過等你們老了就要搬到員林去住的啊‧‧‧』

我當然知道爸爸說過這樣的話,只是沒想到哲緯居然記得這麼牢
面對哲緯當下的言論,我轉了一下腦袋回他一句:
『對啊,可是等我們搬去員林之後要把這間房子租給別人耶‧‧‧』

哲緯驚呼:『為什麼?』
媽咪笑著解釋:『因為租給別人的話才有錢啊‧‧‧』
『等我們老了就無法賺錢了,房子租給別人才有錢吃飯啊‧‧‧』
『所以你長大要靠自己去買一間房子給你和你老婆住。』

哲緯開始跟我爭辯:『可是,你們會有養老金啊‧‧‧』
我反問:『養老金哪裡來的呢?你要給我嗎?它不會自己從天上掉下來吧‧‧‧』

哲緯笑了笑默不作聲‧‧‧

媽咪繼續說:『養老金要從年輕的時候有在賺錢就要慢慢地存下來‧‧‧』
『等老了無法工作時才不會餓肚子‧‧‧』『可是‧‧‧』
『你看爸爸現在賺得錢要養我們,還要繳房貸‧‧‧』
『爸爸根本沒辦法存養老金,所以等我們老了只能靠房租過日子啊‧‧‧』

哲緯馬上問我:『媽媽,我都有在存錢耶‧‧‧』
『我現在存得夠多嗎?可以當養老金嗎?』
我當下潑了一桶冷水給他:『你會不會想太遠了?』
『你還要讀書,長大還要娶老婆、買房子、生孩子。』
『現在存得怎麼可能會是養老金,應該是教育基金吧‧‧‧』

我不知道這小子原本是不是想說要把他存得錢給我們當養老金
只是在我的一桶冷水澆淋下之後哲緯居然沉默了好一段路都沒再開口

最後,我故意笑著揶揄他:『你開始在煩惱長大沒地方住了喔?』
『怎麼突然不說話了,是不是開始在煩惱以後要去住哪裡啊?』
哲緯像是被我給說中心事般地露出尷尬的笑容
最後他解決了自己的煩惱,向我宣佈:
『那我去員林跟你們一起住好了‧‧‧』
沒想到媽媽馬上抗議:『我們沒有地方讓你住耶‧‧‧』
這個媽媽實在很壞心,未來的媳婦都還沒瞧見就一付死也不跟人家住的嘴臉
爾後我只好再補上一句:『你也要想想你老婆是不是也想跟我們住啊‧‧‧』
『也許她不喜歡跟我們住在一起呢‧‧‧』
哲緯再次低下頭去,悶悶地問一句:『那怎麼辦?』

我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小子眼下的事情都驚擾不了他
卻盡是煩惱些天高皇帝遠的未來事兒

唉,小子啊
做人要按步就班的來好嗎
『少年』該煩惱的就是把書讀好
好好地充實自己將來才會有好出路
這是最基本要煩惱的事吧‧‧‧












全站熱搜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