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不僅僅只是石頭的紋理和花紋可以加入構圖的想像
還有那石頭本身的色澤與明暗也能帶來絕佳的效果,畫石頭的學問還真是大啊!




 


小別

有人說,小别勝新婚,久别勝再婚。

這一對愛侶久别乍見,
飛奔相擁,
熱情何止新婚再婚?
簡直如同兩塊强力磁體鐵相吸引了。





【邱傑的畫石筆記】
石中擁抱的愛侶,大自然已將之勾勒得精準,
我未再敢修飾半筆,
唯一做的只是把他們的身軀稍加點描。
最精彩的是女孩飛揚的裙擺,彷佛印證著對心上人的想念之深。



【瑪莉心裡的悸動】
僅僅憑著石頭上的兩片白,如何想像出這麼一對相擁的戀人啊!
那好似已等待了千萬年的終於相聚,可以的話就永不再分離。








 塞外風情

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塞外風情,
從小一直深深印烙在我心深處。
没想到初見竟是在遠離故國塞外數萬公里之遙的
太平洋彼岸:多倫多,
多倫多的古印地安名,
正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之義。

那種迤逦千里,彷佛見不到天際線的大草原,
讓人感動,也令人震撼。
如果我是牛或是馬,那樣的地方,
必是我最嚮往的夢中樂土吧!


【邱傑的畫石筆記】
這石頭上的横紋,彷佛是用毛筆的側峰擦出來的,
擦得很精準,落筆沉穩、有氣魄。
有了現成的大草原,
我便替它加上一匹馬、两匹馬、三匹馬,
讓這草原生動起來。



【瑪莉心裡的悸動】
只在這上面加了數匹馬嗎?其他的呢?
全是天然形成的嗎?
多美妙的紋理啊!有幸遇到巧手一雙讓它變化成動人的詩篇。








 

下班沒?

「下班没?」
「還没,還要再二十分鐘太陽才會下「海」,
我們才能下班。」

假使你聽得懂黑面琵鷺的語言,
說不定會聽到他們這樣的對話。

從早到晚一直暴露在好幾架高倍望遠鏡下,
任憑來自四面八方遊客指指點點,
品頭論足,毫無隱私可言,
難怪要彼此互問:幾時下班?




【邱傑的畫石筆記】
這個石頭像極了一片沙洲,顏色、紋彩,甚至連「毛细孔」都像。
沙洲上有什麼呢?
没有什麼的沙洲太可憐了,也太寂寞了,
我就為它添上幾筆生趣吧!貝殼?行!寄居蟹?也行!
想畫什麼就畫什麼,都行。



【瑪莉心裡的悸動】
這黑面琵鷺跟朋友去七股尋過、賞過、更買回了幾隻布偶琵鷺回來。
那石面上的紋理和顏色果真像極了一片沙洲
一片有著黑面琵鷺、有著鹽田、有著美好記憶的沙洲、有著招潮蟹漫地攀爬的潮間帶。





看了這些讓人讚嘆的石與畫,想更加認識邱傑老師嗎?那就進來吧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