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年 09 月 07 日   星期一

由於九月份正值我的預產期迫近的月份
在不知道小寶寶何時會選擇來到的情況之下
為了免去到時候又要做月子又要照顧小寶寶
又得擔心哲緯上下學接送的措手不及
我們花了好長的一段時間討論可行的方法
為了能夠配合蟹爸爸的下班時間
是要送哲緯去安親班好、還是選擇學校的托育班好
這個問題我們真的花了好長好長的時間在做掙扎猶豫
最後,我們選擇了學校的課後托育

然而,學校的課後托育依照規定是不能教學的
所以在功課方面回到家之後還是得要家長自己多費心督導
原本在想說,暑假期間哲緯所學的 37 個注音符號
應該多少能夠幫助哲緯應付一下剛開學的一點壓力吧
沒想到學校老師的教法並不如我所想像的
是單從注音符號的認識一個個開始教起
老師的方式是就著課文,拼音與注音符號一起教
所以,對於拼音部份完全沒有概念也沒學過的哲緯來說
開始承受著學校進度上的壓力
還有來自我這個母親毫無道理的壓力施加所處的雙重痛苦

我不否認,是我的要求太高、期望太高
再加上我自覺自己本身所處在的時間壓力之上
我擔心哲緯一課落後,往後要趕上進度
也許就得花上更多的心力與時間
也擔心小寶寶不知何時會到來而深深覺得時間不夠用
小孩子其實是天生的『樂活主義者』
我卻將我自身的壓力強壓在哲緯的身上
最後終於連蟹爸爸都看不下去了
經過溝通與討論過後,我終於接受了蟹爸爸的提議
為哲緯找一家安親班來督促他的作業與課程進度
一方面也讓我好好的待產與安心做月子

我找了住家到學校的路上一間看起來還不錯的安親班
其實暑假期間我們也探訪過幾間附近的安親班
卻仍然是教我掙扎著不放心將孩子送往這樣的學習環境
在我們住家鄰近學區一共有兩間小學
一般安親班都是同時收取兩間學校的學生混合一起上課
如此不僅有著課本版本不一的問題
也因此顯得學生人數的煩雜問題
不過這一回我詢問的安親班讓我很是滿意的地方是
他們完全是採用『小班制』的方式招生
只收取建國國小的學生
所以小一的安親班人數不過才十個左右的學生
原本想說,人數上的優勢老師應該更能夠照顧得到

原來,事實並不是這樣子的‧‧‧

九月七日這一天我們準備開始讓哲緯去試讀一個星期
我跟學校班級老師打點好了這天放學後會有安親班的老師來接
因為這間安親班有著一間鋪設木板地的遊戲兼閱覽室
當初詢問時班主任也交代說因為小一大都是讀半天
所以中午會讓孩子們在這間遊戲室午睡
(其他安親班大都是趴在課桌上午休的)
於是當天中午我還特地幫哲緯先將睡袋給送到安親班去

我必須再說一次,依照哲緯的個性
適應問題一直不是我最擔心的
即使是第一天來到安親班這樣的環境
開學至今,也經歷過自己近乎歇斯底里的要求
於是我告訴自己要開始學著『放輕鬆』
試著相信哲緯,也相信安親班的素質

當天下午大約五點過後
我慢慢步行前往安親班去接哲緯回家
心想著不知道『安親班』跟學校的『課後托育班』
哲緯會比較喜歡哪一個‧‧‧

當我到達安親班的時候所見到的景象是這樣的
一個小朋友被罰站在一旁的影印機旁邊
櫃台後方的班主任正拿著話筒在跟家長講電話
一旁還有兩個高年級的學生等待跟班主任報告需要外出買晚餐
基於禮貌,我很有耐心地等在一旁
卻聽到櫃台後方隔著牆壁的遊戲室裡
幾個學生在裡面嬉鬧的聲響如雷貫耳
遊戲室裡隱約傳出了哲緯似笑非笑的笑聲
然後還有另一位同學嘴裡唸著:『還笑,你還笑,不準笑‧‧‧』
偌大的霹啪聲是打從我進門之後就不曾停歇過的

兩位等著報告外出的學生正好擋在走道上
所以我無法清楚看到遊戲室內的景況
我只能剛好瞄到有兩位同學像是被罰站般地
站在靠窗的位置上一動也不敢動
當下的氣氛只讓我納悶著
是不是老師或班主任有交代哪一位同學在管理秩序呢

好不容易等到了班主任結束電話
一旁的兩位同學也報告好外出的需要離開了
班主任對我說:『哲緯他好活潑喔,才第一天就已經跟人家玩成這樣了‧‧‧』
其實,我一向是個敏感的人
班主任的話語中帶著的並不是一種贊賞
我心裡想著的是:
應該從來沒有過哪一個老師
或哪一個跟哲緯相處過的人覺得哲緯會是個調皮的孩子吧
儘管如此,我仍然客氣的笑著
等待班主任去遊戲室將哲緯叫喚出來

一年級的老師是有專程下樓來跟我說明一下哲緯的情況
她稱讚哲緯是個有禮貌又貼心的孩子
語氣上流露出來的是打從內心的那種喜愛
完全不是客套話的應付言語
她還說哲緯的拼音其實算很不錯了
只是不太熟悉罷了,多練習很快就能跟得上了

我跟老師和班主任道過謝之後
牽著哲緯踏出了安親班的大門口
在五點多還來不及下山的夕陽照耀下
我才看到哲緯微紅的眼睛和一邊臉頰隱約的不規則紅暈
這一切都讓我忍不住開口問哲緯:
『你們剛才在遊戲室玩什麼遊戲啊?』
哲緯看著我沉默不語‧‧‧

我試著再問,盡量用一種和緩的語氣:
『為什麼我在外面一直聽到好像有人被打的聲音呢?』

這時候哲緯的眼眶更紅了
終於幾滴眼淚就這樣毫無預警地落了下來
哲緯邊哭邊告訴我:
『有一個小朋友好暴力,他自己說他是班長‧‧‧』
『他不准我們動,也不准我們笑。不聽話就要罰站或被打‧‧‧』

我問:『是老師要他當小班長的嗎?』
哲緯回答:『不是,是他自己說他是班長的‧‧‧』
我再問:『那他有打你嗎?』
哲緯委屈的說:『他打我的手心,我笑他就說不准笑然後一直打‧‧‧』
我實在不怎麼了解孩子的心理,我有點驚訝地問:
『那為什麼你被打還會一直笑呢?你很喜歡被打嗎?』
哲緯看出我語氣裡帶點多少的不悅,畏畏縮縮的回我:『不喜歡‧‧‧』

以前,我們也曾經教導過哲緯
遇到不守規矩或太霸道的小朋友時
要去告訴老師或離他遠一點

我問哲緯:『你為什麼不去跟老師說呢?』
『即使是在玩遊戲也不可以動手打人啊,是不是呢‧‧‧』
哲緯反駁:『老師在忙著講電話啊‧‧‧』
『而且,那個說自己是班長的人也不准我們離開遊戲室啊‧‧‧』

聽到這裡,我深深覺得再問下去也得不到一個結果來了
這樣奇怪的遊戲居然沒有一位老師或成人去制止或了解一下內容
我當下牽著哲緯馬上又走進了安親班裡去
我盡可能不帶慍色的詢問班主任:
『我想請問一下剛才小朋友們在裡面玩什麼遊戲?』
班主任馬上尖起嗓子回我:『我也不知道啊‧‧‧』
『他們這群男生就這樣吵翻了天,鬧哄哄的說也說不聽啊‧‧‧』

班主任的言下之意就是學生遊戲時間的秩序是沒人管的
聽到這裡我真的覺得有點火了,我問:
『我只是想知道他們在裡面玩什麼遊戲,為什麼哲緯要被打?』

我真的一點都沒有誇張
那個偌大的巴掌聲真的從我進門之後就一直沒有停過
我不敢相信管理一個安親班的主任居然會充耳不聞當成無所謂
班主任先是詢問哲緯:『是誰打你的,你告訴我啊‧‧‧』
然後指著一旁被罰站的小朋友:『不可能會是他吧‧‧‧』
『我是知道這一個真的很皮,可是他被我罰站在這裡所以不可能是他‧‧‧』
『那是哪一個人打你的呢,你去把他找出來‧‧‧』
這時候我覺得班主任已經開始帶著質問的語氣在逼哲緯了
可憐的孩子,第一天到安親班去哪裡會知道誰是誰啊
儘管做母親的我在一旁看得又心疼又忿怒
哲緯仍然天真的回答:『那位同學已經回家了‧‧‧』
『就剛才妳叫我的時候,妳就說他爸爸來接他了,所以他就走了啊‧‧‧』

我想起剛才我在等哲緯穿鞋拿書包的時候
剛好有一位小朋友給班主任喚出遊戲室說是家長來接送而離開了

班主任轉而向我說:『他們只是在玩罷了,不是那種帶有惡意的欺負啦‧‧‧』
『如果真的有人太惡劣的話就會被我給罰站‧‧‧』

我試著解釋給她了解:『小朋友即使在玩也不該動手打人吧‧‧‧』
『而且哲緯說那個小朋友自稱是班長,不准他們笑、不准他們動、還不准他們離開‧‧‧』
班主任跟哲緯說:『明天你再告訴我到底是哪一個人這麼惡劣。』
然後又加重強調說:『你要來告訴我是哪一個人,不可以自己動手打他喔‧‧‧』
『你如果動手打他的話那我也救不了你了喔‧‧‧』

我心裡吶喊著,如果哲緯會動手的話就不會乖乖被打了
裡面的情況應該早就變成一場打架事件了吧
從小到大,哲緯就被我們教育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動手打人
而他也一直都謹守著這樣的規矩從沒逾越過
班主任的口氣與對話實在是讓我非常無法接受

班主任對我說:『這幾個男生從午休就這樣吵啊,管也管不動‧‧‧』
『他們連那個書都給我拿起來丟耶‧‧‧』
我真的累了,也不想再做這種無謂的對質
我想,班主任的態度很明顯地讓我知道
所謂的安親班課後輔導,重點也是在於回家作業的書寫
頂多再加上當天課程的複習與考試時的加強罷了
所以,其餘的遊戲時間是不做活動安排或秩序管理的
是這樣子的嗎???

所以,就如同當初前來詢問時班主任所說的
『如果妳覺得孩子的遊戲時間太多,可以為他安排其他的才藝班課程‧‧‧』
這就是他們的用意了嗎???

我不解,真的很不解
這樣的安親班到底安了誰的心
如果要放任孩子休息時間這樣的玩耍
那麼,學校的操場不是更好的選擇嗎
我想,班主任完全感受不到站在那裡的我
其實心裡早已經疼到在淌淚了

晚上哲緯洗完澡之後
居然還跟蟹爸爸爆料說:『爸爸我跟你說那個小朋友他好暴力喔‧‧‧』
『有一次我還被他K到牙齒差點掉下來耶。痛死我了‧‧‧』
相信每個父母聽到這樣的話,能夠不心疼的應該也不多吧‧‧‧

其實哲緯也明知道自己有錯
所以他在一開始時是有猶豫著要不要老實告訴我的
他的錯在於,明知道丟書是不好的行為
卻跟著小朋友們一起丟書
難怪剛開始我問他:『你們在裡面玩什麼?』
哲緯畏畏縮縮地不敢告訴我

當天晚上跟蟹爸爸一番商量與討論之後
當機立斷,決定停止哲緯的安親班試讀了
隔天開始又讓哲緯回到了學校的課後托育班去
功課還是盡可能早些去把哲緯接回家來複習
安親班的一日體驗已經夠了,真是教人失望透了

隔天去學校托育班接回哲緯時
我帶著哲緯順道過去安親班取回哲緯的睡袋
哲緯問我:『為什麼還要去安親班啊?』
我說:『要去拿你的睡袋回來啊,因為以後不會再去安親班了啊‧‧‧』
哲緯不解:『妳有幫我準備睡袋在安親班嗎?』
我原先還覺得哲緯糊塗而笑著問:『要不然你昨天在安親班睡午覺時怎麼睡?』
哲緯說:『我沒有棉被蓋,所以就拿衣服來蓋啊。害我冷死了‧‧‧』

安親班裡面是有開冷氣的
沒想到我辛苦專程送過去的睡袋居然也沒給哲緯用上
當我牽著哲緯來到安親班取回睡袋時
果然一整個原封不動連開都沒有打開來過
真的是教人整顆心跌至谷底的失望啊

安親班到底安了誰的心
我真的很為那些莫名其妙被罰站
不准動、不准笑、甚至還不准離開的孩子擔心
怎會有學生玩這樣霸道的遊戲
而居然沒有任何老師或成人加以約束與管制呢

我也為那個被罰站的同學感到難過
也許他真的是調皮而受罰吧
但是班主任當著孩子的面就在陌生人面前
批評著『這個孩子真的很皮』等等負面的字眼
我想,安親班真的只重視孩子的學業成績吧

其實,我也很感謝老天爺爺第一天就讓我看清了
這也算是一種經驗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幸福蟹居 的頭像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