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往前跨一步,就是海闊天空‧‧‧


2008 年 12 月 7 日    星期日

前一天結束了 屏東海生館的預定行程 之後
我們一路驅車往南而下
途中看到了前往拍攝海角七號教堂場景的路標
看到了那個早在電影上映之前就已教我嚮往的夏都
我們沒有拐個彎去瞧瞧那個純樸的教堂
也沒有一丁點那種既然來了就去看看ㄚ嘉的家的想望

我們一路南行,經過了墾丁大街
拋下了凱撒和福華的熱情呼喚
幾個星期前歡欣計劃的夜宿海生館
如今卻選擇在這個位於國境之南的地方
我們搭起了帳篷‧‧‧

搭帳篷啊‧‧‧
這可是我跟哲緯的第一次唷
全得靠這趟同行的友人
我們才能順順利利的體驗到搭帳篷的感覺
哲緯早在好幾天前就開始興奮地期待了
還不斷嚷著想要在營區升把火
好讓大家圍著聽他講恐怖的『大腳來了』的故事






生平第一次搭帳篷,第一次露營
我們卻把全副精神都花在搭建帳篷的瑣事中
全然忘了該拿出相機拍下這歷史性的一刻

於是,在帳篷好不容易搭好之後
哲緯跟友人的兩個孩子在帳篷裡玩著
我們就著營區提供的小桌椅
取出預先準備好的爐火與鍋碗
在十二月這個冷風呼嘯的夜晚
我們愜意的坐在帳篷邊
煮了一鍋熱騰騰的火鍋來求一頓溫飽

孩子們果然是玩起了『大腳』的遊戲
一一輪流跑到帳篷外貼著營帳上的小窗嚷著:
『大腳來了、大腳來了‧‧‧』
用以嚇唬在帳篷內的其他兩位小朋友

孩子們玩得不亦樂乎
全然不在意住的是五星級旅店
還是露宿狂風呼嘯的空曠營地
其實大自然就是孩子最好的遊樂園
不管是地上的砂石、土壤、一小叢雜草
甚或是小凳子、小椅子的
孩子照樣可以玩得渾然忘我,樂天極了‧‧‧

晚上的帳篷,其實並沒有想像中來得寒冷
唯一不太舒適的也並非沒有夠厚的床舖
事實上,我們不只是墊上了帳篷本身的睡墊
還鋪上了一層家中帶來的泡棉地墊
爾後再順手將車子裡面那張野餐墊也給用上
最後還鋪了一層家中帶出來的一床薄被
其實就帳篷裡面本身的舒適度
早已經讓我們給打點的舒舒服服的了

壞就壞在,僅僅單薄的帳幕之隔
夜間那毫不留情的風聲呼嘯鳴唱
還真是有種『大腳欲來』的驚恐感油然而生
不過,此時玩累了的哲緯
卻早已裹在他溫暖的睡袋裡沉入酣眠中了

這一晚我幾乎沒怎麼睡
想像著自己就像是那個憨傻的豬大哥
這單薄的帳幕怎堪得了野狼脹大肚皮所吹出的狂風
少了堅固的牆面、沒有可上鎖的房門
這樣的夜晚還真不是個容易安心入睡的晚上

不過,其實一整晚
除了一隻可能是給營區主人修理的狗兒
夜半時分在我們的帳門外嗚呼哀號
著實將我跟蟹爸爸給嚇跳了起來
而一旁的哲緯卻仍然不為所動的沉醉在自己的美夢之中
除此之外,這一夜其實過得還算平靜的呢

看我這落落長的嘴碎,可別以為我是在抱怨
其實,事實上我覺得露營還蠻好玩的耶‧‧‧^____^








蔚藍藍的東海岸,美麗的伽路蘭
推想上一次我們在此駐足是何時的事了
算算也將近兩年有了吧
雖然說十一月的時候我們也曾行經於此
卻因為天候的因素而未曾逗留

這一次,蟹爸爸很勇敢地
居然又提議由墾丁開往台東、花蓮的方向
經由雪隧回到北部溫暖的家中

於是,上個月才經歷過一次反方向車駕的我們
這一次又完成了二天一夜的環島行
真是夠猛的啦,宇宙無敵超級酷的蟹爸爸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已經環島兩次了

上一次,十一月八、九兩日
我們跟蟹爸爸公司的同事一干人七台車
由雪隧前往花蓮遊玩
原先大夥兒是預定隔天早點出發折返台北
好躲過雪隧的收假車潮

同行中的一個友人建議想往南走
循東海岸線往南迴上國道做個小環島
於是,冒險蟲作祟的蟹爸爸捨命陪君子
最後就只有我們兩台車早早出發往南而下
儘管天公不作美
但這場毫無預定的旅程卻也感覺不壞
感覺不壞,真的
因為它是完全不在原先的計劃中的‧‧‧

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
才不過相隔一個月的時間
蟹爸爸居然還會提出要環島的計劃
而這一回,可是真真切切的
繞到了我們的國境之南
再轉往東部回到台北

真的好累啊
比起上一回由北往南的行程來說
這一趟果然在雪隧兩個多小時的塞車中
劃下了一個不怎麼完美的句點‧‧‧









東海岸的小雨傘啊
這一次驚見到東海岸湛藍的水色
比起先前對於它的印象
這一路上我嘴裡可以說是讚嘆聲不斷
『好美、好美,真的好美喔‧‧‧』

而我的相機也在石雨傘這裡宣告電力用盡了
也再次提醒了我,該換顆電池了
這顆電池的儲電能力已經越來越差了
是真的該換顆新的電池嚕‧‧‧

這東海岸的美,我還會再次造訪的
一‧定‧會‧再‧來‧的‧‧‧

事實上,接下來的元旦假期
我們已經說好了要帶大姐一家
和直嚷著好久沒去花東的爸爸
利用三天的時間
我們又要再來環島一次

哈,看來花東快成為我們的灶腳了‧‧‧^_______^











全站熱搜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