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年 04 月 10 日    星期五   晚上 7:00

因為早上在德仁醫院的聯合評估後
原先首要的發音矯正排不上方便的時間
於是興起了帶哲緯再前往
離家不遠的聖保祿醫院就診
看是否能夠排到時間上可配合的發音矯正課

早上上網查了一下
發現這天晚上的復健科醫生正好就是兒童發展專科的醫師
於是就趁著晚上有空,決定帶哲緯前往就診

在記錄這次的就診情形之前
先來說說如果對於寶貝的發展狀況有疑慮時
應該要如何安排合適的醫療協助:

首先可以先去請教小兒科醫生
經由兒科醫生初步的評估與建議
若是有其需要的便會轉介往復健科
經由復健科醫生診察評估之後
若有需要進一步接受課程治療的
就被安排前往醫院的治療中心報到
跟老師約好日期與時間做深入的整體評估
再依據孩子的狀況給予有幫助的課程

這是哲緯當年兩歲還不開口說話時
我們所尋求的解決管道與過程
現在對於哲緯的發音問題
我跳過了兒科的評估與轉介
直接掛復健科找專科醫生的診療

這天晚上牽著哲緯踏進李醫生的看診室
醫生聽了我說是為了發音的問題而來就診
他認真地看了看哲緯的資料
詢問我一些有關哲緯出生時與出生後的狀況
我也一一據實回答說哲緯從小的發展一直都沒什麼問題
只是一直到兩歲還不開口說話
在上了語言治療之後不到半年就已經很會說話了

醫生請哲緯在一張紙上畫上幾個圖形
直線、交叉線、圓形、三角形、四方形
醫生認為哲緯的直線沒辦法畫得很直
圖形也無法畫得完整漂亮

接著醫生要哲緯單腳站立十秒鐘
可是哲緯卻連一秒鐘也站不住
頻頻把腳給放下來

醫生認為哲緯連大動作和小動作都有些微的落後同齡孩童

就在我跟哲緯於看診室外面等候護士列印單據時
我們又給醫生叫進了看診室
醫生說哲緯的發展只是比較弱一點
再加上他的年紀又比較小 (八月出生,是同屆學童中年紀最小的)
建議我看看是否要讓哲緯緩讀一年
也許這一年他就能跟進其他小朋友了也說不定

我也坦白的告訴醫生
這個問題先前我也跟學校干老師討論過了
我們覺得哲緯是個很敏感的孩子
當所有同學都興高采列的準備踏進國小的門檻
結果卻發現只剩他一個人被留在大班
依照哲緯敏感的個性應該會在心理產生一些影響的吧
所以老師並不認同讓哲緯緩讀是一件有幫助的事

就這樣
我們拿了單子到語言中心去找老師
再次安排好了聯合評估的時間
這次看診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回家的路上,我反覆思索著兩次看診情況
我發現先前德仁醫院的醫生
應該是看到哲緯的病歷上有三年多前的語言治療紀錄
所以才會一付自以為是的主觀判斷哲緯的問題

而聖保祿這位醫生應該也是聽我述說
哲緯兩歲時上了語言課沒多久就字、詞、句一連串的都出來了
語言情況也正常的甚至比同齡小孩還要強
所以醫生才會有了緩讀的建議吧

原本,為了不讓自己的判斷太流於主觀意識而聽不進其他聲音
所以我大多數時候都選擇了信任醫生的專業
然而,在我反覆回想起這天早上德仁醫院的聯合評估狀況
還有晚上在聖保祿醫生的初步評估時的情況
我忍不住又開始在內心起了掙扎

直線、圖形,哲緯是一直都無法畫得很好嗎
可是在家裡也不難從作業中看到他接近完美的筆觸啊
雖然說也許稱不上畫得很漂亮
不過比起在醫院的表現來說
少說也強過了許多

在大動作方面
晚上在聖保祿醫院的單腳站立居然維持不到一秒鐘
早上在德仁的聯評時少說也能維持個三秒鐘
再細想家中的情況
雖然說我們幾乎很少跟他玩單腳站立的遊戲
不過就印象所及,雖撐不過十秒
至少也都更多於三秒鐘以上很多吧

就這樣,兩相比較之後我終於告訴自己
雖然不想太過於依照自己主觀的意識來做判斷
但要是完全仰賴醫生的診斷似乎也很不夠客觀
畢竟,醫療人員不過跟哲緯才接觸短短不到幾分鐘的時間
又怎能知道其實哲緯含有多少
因為緊張而表現較差的成份在呢

然而,自我的情緒排解了之後
我才發現到我似乎忽略掉了哲緯的情緒感受
可憐的哲緯這幾天心裡應該也好過不到哪去吧
看著哲緯跟我來到聖保祿醫院時
臉上多了些的不安之色
看診時的緊張情形也較早上聯評時來得更為強烈

我忍不住要想
是否我的個人情緒影響到了哲緯敏感的心
我是否帶給了哲緯『自己是有問題的』心理反應
連日來的看診、評估、再看診
哲緯是否也產生了疑惑的情愫

真是糟糕的媽咪
好吧,就是這樣了
接下來要把情緒擺一邊
開始朝往正向的發展而努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幸福蟹居 的頭像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