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場景是發生在幾天前的週休假期

哲緯跟著我們到菜園裡幫忙
我們忙著採收青菜的時候
哲緯在已收成並拔完雜草的一方田裡
拿著小鏟子坐在板凳上對著土壤挖啊挖的
還開心的挖鬆了一方土後又改挖另一方土

哲緯笑著說:『我把土給挖鬆了,這樣阿公種菜的時候就會很方便喔‧‧‧』

這小子挖鬆了一小塊土壤
還跟阿嬤要求要菜籽來播種
當然是讓阿嬤隨便找個藉口給蒙混過去啦
否則這小子竟是嚷著紅蘿蔔、火龍果、小黃瓜的
這些可都不是阿公慣於栽種的蔬菜啊

就在我們各自忙著手邊的工作時
隔壁田裡來了一位越南籍的媽媽
帶著一個好可愛的小女孩兒
小女孩的年紀很明顯比哲緯小很多
我用一片菜葉撈起一隻可愛的小瓢蟲
紅底黑斑點的鮮明對比更加深了小瓢蟲的迷人之處

我把帶著小瓢蟲的菜葉遞給哲緯
哲緯馬上細心呵護的把葉片拿去跟妹妹一起分享
就這樣,一隻小瓢蟲讓兩個孩子熱絡了起來
兩個小朋友討論著瓢蟲、注視著瓢蟲
也一起尋找始終都有著自由行動的瓢蟲蹤影

哲緯很不錯喔
他並沒有因為對瓢蟲的喜愛
而興起了想佔為己有的私心
反而帶著妹妹很有耐心的看著瓢蟲爬行
最後終於消失在另一方菜圃裡的葉片之下
然後很開心的過來跟我說
請我再找一隻小瓢蟲給他跟妹妹一起看

這一次,我找到兩隻體型更小的瓢蟲給哲緯
雖然一隻接著一隻很快地就都飛走了
不過兩個孩子卻也咯咯地笑得好開心啊

我聽到,哲緯請妹妹去搬來一個小椅子
哲緯自己也過來將原本挖土時坐著的椅子給搬走
兩個小朋友就坐在兩家菜園中央的田梗上

『我們來玩遊戲喔,好不好‧‧‧』
『要玩什麼呢?啊,妳會不會玩猜拳遊戲呢?』
『就這樣,剪刀、石頭、布‧‧‧』
『對了,就是這樣啊。妳會玩耶‧‧‧』
『剪刀、石頭、布。哇,妳贏了‧‧‧』
『剪刀、石頭、布。這次是我贏了‧‧‧』
『剪刀、石頭、布。啊,妳又贏了。妳好棒喔,妳很厲害喔‧‧‧』

我忙著手邊的工作
耳朵不時傳來哲緯充滿鼓勵與讚美的言語
偶爾還和著小妹妹天真稚嫩的笑聲
我沒有抬頭去看這兩個孩子
卻在腦袋瓜裡浮現出一幅天真浪漫的畫面
於是,滿滿的幸福感充滿著我的心田

哲緯真的很讓人感動啊
他對妹妹的友善與耐心的對待
字字句句充滿鼓勵與毫不吝嗇的讚美
都讓我好期待肚子裡的小生命能夠快快長大到來
希望在若干之後的將來
同樣的場景也會出現在我們家中

其實心裡除了對哲緯的感動與欣慰之外
還有著一些省思之後的羞愧與歉疚
細心回想這段日子以來
我也清楚的明白哲緯有某些特質
其實是來自於學校老師的影響
這也是我一直都慶幸哲緯能有著遇到好老師的福氣

相較於我這個媽咪本身
似乎隨著哲緯的年齡越來越大
我所給予他的讚美也就越來越稀罕了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中
陷入了這樣的錯誤認知局面

孩子大了,某些表現就很容易讓人視為理所當然
就連明明心中有著小小的感動
可是那讚許的話卻是那麼的難以說出口一般
硬是要嚴肅著一張臉
好似唯有如此才能管得住日漸茁壯的身軀與心智
原來我是個這麼缺乏自信的媽咪啊

然而哲緯仍舊不時的將『媽咪,我愛妳』給掛在嘴邊
一點也沒有對我改變過他那份愛我的心
靜下心來想想
我這個總是不經意
將不耐煩與壞脾氣留給哲緯的我
真的是需要好好做個自我檢討與反省了‧‧‧





全站熱搜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