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場之前先讓我平撫一下情緒
已經事隔數個小時過去了,我的心情仍舊感到興奮不已
就好比遇到了心中夢寐以求的偶像般
不過今晚這情況更像是突然發現到偶像那般
興奮中帶著驚訝與崇拜,真是教人雀躍不已‧‧‧

老天爺的安排,今天讓我巧遇了一位現代詩壇的明日之星
還在當下得到了親筆手稿的兩篇詩作
所以,要趕緊來好好地做個今晚訪談的紀錄
也順便炫耀一下拿到兩篇詩作的珍貴手稿
一起公佈出來分享給大家‧‧‧







今天晚餐過後,哲緯突然跟我要了一張紙
自己拿進房間安安靜靜地寫了一陣子
爾後,他遞給我的紙上居然躺著兩首詩
雖說我初讀之時還真不太能夠立即理解其中的詩意
不過經過我與作者一陣的訪談過後
我不得不說,我真的很對哲緯刮目相看唷‧‧‧






             入迷  (一)

          春風道道來,
          清清一人生,
          不到家人者,
          一不想有花。



首先,我要鄭重申明
哲緯今晚給我的兩首詩『完完全全』地都是出自他自己所作所寫
一字一句我全無修改,更無給予任何指教或批評
我完全是站在一個讀者的角度去讀取他的作品
就好比閱讀一本書,只是盡可能的去了解作者想要表達的
不吐露任何自己心中的評論或想法
畢竟,一個小學二年級的孩子突然遞過來這樣的詩
哲緯能夠寫出這五五成句的詩句,我早已經是欣喜若狂的了

不過,還是得要來弄個明白
要驗證一下哲緯這可不是隨便寫寫的

媽媽問:『請問你這首詩要表達的是什麼呢?』
哲緯:『就是黑道的人啊!』

聽到『黑道』,媽媽心裡倏然一驚
怎麼這小子心中何時開始滲透了社會的黑暗面來了

媽媽問:『為什麼會說是描寫黑道呢?』
哲緯:『妳看嘛,第一句和第二句很容易看懂啊‧‧‧』
『《不到家人者》就是說不喜歡回家的人‧‧‧』
『第四句那個花就是我們說過的《說好話如口吐蓮花》』
『《一不想有花》就是說這個人也不喜歡說好話,都說不好聽的話啊‧‧‧』


哈,我完全懾服於哲緯的解釋
在一旁認真聽著的我只能笑而不答地心領神會
經由哲緯的一番解釋之後
我都忍不住要覺得這真是一首好詩啊‧‧‧

媽媽問:『為什麼你會想寫這個關於黑道的詩呢?』
哲緯:『妳看嘛,一個不乖的孩子將來就很容易變成黑道的人啊‧‧‧』

嗯,我想我似乎是有些明白了這首詩的靈感來源
我們母子今晚有聊到頗讓哲緯傷腦筋的同學
他跟我說,這位同學今天讓老師給換到別的座位去了
所以哲緯說他今天心情好了很多
可是,這孩子還是很善良地為其他同學著想
他說:『可是他換座位之後就會換其他的同學傷腦筋了耶‧‧‧』
哲緯的個性就是這樣,真是可愛‧‧‧






                 入迷 (二)

              沙漠有如嶽, (
原為:十二月下雪白)
              五者一時生,
              一月然後時,
              九天一不湖。


關於這一首詩,哲緯也解釋的頗為有趣

媽媽問:『請問你這首詩要表達的是什麼?』
哲緯:『就是沙漠啊‧‧‧』

媽媽問:『那你可以解釋一下讓我了解清楚一點嗎?』
於是哲緯說:『第一句應該很容易懂吧,就是沙漠好像是地嶽一樣。』
『《五者一時生》就是五胞胎啊,五個人同時被生出來‧‧‧』
『《一月然後時》是說一月之後時間過得好慢好慢‧‧‧』
『因為在沙漠中所以《九天一不湖》,走了九天也見不到水可以喝‧‧‧』


哈,其實這一首哲緯就不是那麼樣的有把握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這孩子的想像力有給他豐富到了啦
原本第一句哲緯寫得是《十二月下雪白》
他說那五胞胎是在十二月的下雪天出生的
可是後來哲緯自己又覺得下雪跟沙漠很不搭
所以他自己又修改成了這樣的版本了

這兩首詩做媽媽的我真的打從開始到最後
沒有給過一絲一毫的協助或其他什麼
有的只是媽媽跌破眼鏡的目瞪口呆
還有那帶點驕傲又欣喜若狂的癡呆笑容
最後,再用崇拜的眼神大大獎勵了一下哲緯:
『我都不知道原來你這麼優秀,你真的好厲害唷‧‧‧』
孩子得到了鼓勵,靦腆的笑著

媽媽問:『你為什麼會想要寫詩呢?』
哲緯:『因為我就在想說,我要來寫一下詩不然就很可惜我看了那麼多書‧‧‧』
『我就想啊,我應該要來寫一下詩比較好。』
『我很久沒寫了耶,以前我幼稚園寫的都被妳丟掉了‧‧‧』
媽媽莫名所以的問:『你幼稚園有寫什麼詩?』
哲緯答:『有啊,我那時候寫得是象形文字,就是用畫的啊‧‧‧』

媽媽感到有點恍然大悟
天啊,這小子說的該不會是他那一篇 小情書 吧?
唉唷喂啊,媽媽我能說什麼
有子如此是該歡喜還是該驚訝呢
不過,無論如何
哲緯今晚真的讓我看到他心思之細膩的那一面
很感動於他的想法與表達方式

哲緯說:『因為加入黑道就會迷惑、迷失,所以才叫做《入迷》‧‧‧』
『我在吃晚餐的時候這些字句就跑到我的腦袋裡‧‧‧』
『所以我吃完晚飯就趕快將它們都寫下來了‧‧‧』

真的,難怪原本還跟我討著說吃完後還要再添一碗的哲緯
突然在手上那碗飯快要吃完時改變了心意
只見他草草結束晚餐,跟我要了一張紙就顧自進到房間裡去了
原來是不想讓腦子裡那些突來乍現的靈感給溜走了

看倌們,您們覺得哲緯可否有成為現代詩壇的明日之星的資質呢?(笑~)
















    全站熱搜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