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心照料將近兩個月的小豆子面臨了蟲蟲危機
原本以為好不容易見到的心血就將要付之一炬了

嘿,嘿‧‧‧
天公果然還是疼好人的
在上一篇 ─ 豆子週記─期待豆子收成時 ─ 裡
我道出了豆子現今所面臨到的生死關頭
如歌如泣的哭訴著我的心疼與不捨
並且極盡所能的細訴出這群可惡蟲蟲的行徑
(只差沒畫出這群通緝犯的樣貌來供懸賞捉拿)
總算是得到了善心人士的出手相救
功德無量,功德無量啊‧‧‧



那群蟲蟲啊,就是長得比這個(、)還要小
好像是赤褐色,也好像會吐絲
因為我在葉與葉中間有看到幾隻行走在絲線上
這種不知名的蟲兒一入侵之後
原本翠綠的葉子彷彿血液一點一滴給吸乾了似的
會發現葉綠素漸漸的消失,爾後葉片就枯萎掉落了

以上是我對於這群蟲蟲的描述
根據善心人士的不吝賜教
這讓人渾身發癢的蟲蟲叫做『紅蜘蛛』←網路上可找到許多牠的資料
喜歡在高溫潮溼的環境下生長
所以,澆水時最好不要澆灑在葉片上
只須澆淋土壤便可(哇,真是上了一課。這些知識我從來都不知曉呢。)

知道了對方的來歷之後
再來就是要想辦法將之除去為大快
於是,蟲蟲大作戰就要開打囉‧‧‧







昨晚,牽著哲緯的手徒步走了十萬多英哩(其實是步行約十分鐘的路程)
來到X聯社購買這種辛辣的秘密武器
我買的是那種又大又長又紅的辣椒耶
不知道是要這一品種的
還是要那種小又辣的朝天椒喔
或者兩種都可以呢!?

不管啦,大條的看起來比較壯觀
光外表就足以嚇退敵軍五萬步了
只希望別中看不中用才好







喔厚厚‧‧‧
秘密武器研發至此,問題又來啦

啊辣椒的份量是要多少呢
我買了一盒生鮮超市的大紅辣椒
一盒裡有六條,我就一次給它切了三條去
泡出了又嗆又紅的辣椒水
(其實上圖還是我沖泡第二回的色澤喔)
不知道有沒有一個比例上的標準需要注意的厚

不管這些了
懷著對於敵情滿腔的怒火
就先戰了再說‧‧‧







士兵啊,過濾好的辣椒水速速為我填裝備戰
待我扣緊武器栓閥,這場對抗紅蜘蛛的聖戰就要展開了

2008 年 9 月 20 日的清晨
我一手握緊噴瓶、一手抓著相機
獨自一人站在陽台上與紅軍們孤軍奮戰著
場面聽起來或許有些哀悽
但,瑪莉我可不是省油的燈 (難怪這麼會花錢,哈!)

我抓起噴瓶用著氣勢萬鈞
以一當百、萬夫莫敵之勢
我噴、我噴、我噴噴噴、我再噴、再噴、噴噴噴
把我滿腔的悲忿仇慨全給發洩了出來
嘿、嘿‧‧‧

雖然說敵軍的狀況尚未得到消息回報
不過我心裡倒也覺得痛快了些
哈,原來我還是有著暴力傾向的
嘿~所以最好少惹我唷‧‧‧^___________^







為什麼我會如此悲忿呢
就是因為那個僅有極少數的唯二豆莢
看來它已經是回天乏術來不及長大了

嗚,先來默哀十秒鐘‧‧‧
為我們這次戰役中犧牲的豆子二號哀悼







慶幸這個豆子一號仍然健在著
這一切要感謝多年好友 LuLu 的傾攘相授、挺力相助
才得以有機會保全我軍這一線生機

感恩啊,我的朋友‧‧‧




=========================補記分隔線==========================

原本想讓哲緯一起加入併肩作戰的
可是,就不知道咧
當我拿著噴槍軍火全開的噴灑辣椒水時
我的眼淚、鼻涕都給逼出來了
還不斷嗆咳 + 噴嚏連連
這責任果然重大,救贖之路不好走啊
希望這小豆子最後不要是給我辣死掉的才好‧‧‧

對厚,醬子要噴辣椒水多久呢
是不是噴到敵退了就可罷休
那將來收成的豆子會不會吃起來有辣椒味呢‧‧‧^___________^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