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緯從小到大一直都算是個蠻乖巧的孩子
許多事情也都很能聽其所言的循規道矩
可是上了小學之後的哲緯
給了我許多考驗媽媽智慧的難題
讓我由衷地發現到自己是個多麼沒有耐心的人

這之中最為頭痛的問題便是寫功課了‧‧‧

有時候,我真的好懷念幼稚園時期的哲緯
每天放學回到家總會懂事的先將所有東西放好
然後『自動且主動』的拿出回家功課來書寫
寫完功課了才會開開心心地去玩

現在,寫完功課才能玩的道理哲緯還是懂得的
只是寫功課成了母子間最為嚴重的磨擦來源
幾乎每天哲緯都得要花三個小時以上的時間來書寫作業
並不是學校老師作業出得過多
而是這孩子每次總喜歡坐在書桌前對著作業發呆
他不是東摸西摸;也不是心想著要去拿什麼東西來玩
什麼都不做,就是坐著發呆

『你作業趕快寫好,我們就來做(某某事)‧‧‧』
『認真把作業寫完就可以得到一個印章,集滿印章就可以換獎品喔‧‧‧』
『如果你能夠在(某某)時間內寫完,我就讓你玩(某某東西)‧‧‧』
『假如(某某)時間內你沒寫完的話就收起來了,帶去學校下課寫好了‧‧‧』
『再發呆就去跪著寫‧‧‧』

諸如此類恩威並施、威脅利誘的方法全都用上了
還是不見能有足以維持的成效來
於是,媽媽終於忍不住火大開罵了
再也不是哲緯小時候那個溫柔的媽媽了
然後,寫作業成為了我們母子兩最痛苦的一件事
也一點一滴地在為我們母子之間築起一道鴻溝

上個星期的某一天哲緯下課回到家之後
當我從他的書包拿出聯絡簿要查看回家作業時
哲緯突然快速的翻著本子,找出了當週的那頁
在攤開的聯絡簿上面,右手的邊緣處印有唐詩一首
而左手的邊緣則是每周一句的靜思語


哲緯指著左手邊緣上的字體跟我說:

『媽媽妳看喔,這裡的靜思語寫著
口說一句好話,如口出蓮花;口說一句壞話,如口吐毒蛇
媽媽妳看,妳不是也有說過要常說好話的嗎
可是妳都沒有做到‧‧‧』


我心裡知道這小子說得是什麼情況
所以一心只想到他不過是想規避被罵的機率罷了
想著緊接下來就要展開的作業之戰
我連一點想要反駁的心情也提不起來

就這樣,在過了兩天之後的放學途中
我們手牽著手回家的路不過也才走了三分之二
哲緯突然再次對我反應:
『媽媽妳記得那個靜思語說的嗎
要口說好話,如口出蓮花。如果口說壞話‧‧‧』

『你很煩耶‧‧‧』
我沒好氣的以上一代權威式的教育方法粗魯的打斷了哲緯
哲緯不再說話,安安靜靜的跟在我的身旁像個影子
我知道哲緯心裡很不舒服,我的心裡又何嘗會是好過的
差別只在於哲緯的情緒是累積許久的
而我的不好過卻是在哲緯閉上嘴的那一剎那間

當下我彷彿看到了一個就在不遠處等著我的景象:
哲緯不再跟我手牽著手或並肩同行了
有事也不再開口講給我聽
從此『討厭』成為了媽媽的代名詞

我終於明白,要孩子閉嘴是何其容易的一件事
但若要孩子再次開口跟妳交心就只能付諸於心願了啊
人的情緒要想傾洩出來只要一秒鐘的時間
但是若想收回曾經有過的摩擦與傷害卻要花多好幾倍的時間
事實證明,我的 EQ 終究還是低得可憐啊‧‧‧




這幾天學校期中考,前些天幫哲緯複習功課時
國語評量裡有這麼一個題目:



這個聯想詞,哲緯寫得不錯
在『長大』的那題裡,哲緯寫上了『上學、懂事、幫忙』
不知怎麼的,我的鼻頭突然一陣酸楚的疼痛
整個喉嚨也立即哽咽了起來

我想在哲緯的心裡面
必定也有著不知如何表達的情緒與壓力吧
他是那麼的愛我,一再地原諒我那不懂得保留的情緒
更用著他自己的方式來試圖改善我們母子的關係
而我,卻總是將他拒於千里之外

幾米有一本書『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
這本書我只翻閱了幾頁
卻讓我情緒激動久久無法自己

在幾米的書中有這麼一段:

       大人說話時,希望孩子閉嘴。
       看電視時,希望孩子安靜。
       煩悶時,希望孩子消失。
       他們常說,孩子睡覺時是天使,醒來時是魔鬼。
       不管醒來或睡去,我們都是天使,
       只是大人看不見。


這段話深深悸動著我
我想,我仍然還是一個不及格的媽媽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幸福蟹居 的頭像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