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年 06 月 20 日  星期六 (晚)

在孩子們手拉著手團團圍著營火高聲唱和的同時
越燒越旺的火燄似乎也感染了孩子的喜悅
突然地打從熊熊火堆之中霹靂啪啦的爆出了幾許火花
孩子們唱著、跳著營火舞
卻也不忘驚叫了幾聲以表現他們對此的讚嘆

就著越燒越旺的火光,漾在每個孩子小臉蛋上的笑意
彷彿在向我們宣告著即將進入今晚的高潮了‧‧‧







不愧是體育大學的學生們
團康活動辦得很不錯,場子一下子就熱了起來
在順利燃起了熊熊營火之後
孩子們的營火舞也唱過、跳過了
緊接著隨之而來的是身體律動的──功夫熊貓

我相信孩子們在學校是有練過的
什麼左擋、右擋;又是蛇拳、又是鶴拳、又是猴拳的
孩子們無不把招式筆劃得有模有樣起來
在主持人大聲喊著請小朋友教父母的邀請聲下
許多家長也很配合地一起動了起來








唱過、也跳過了
真正將整個場面推向瘋狂極緻的
應該就是接下來一連串的親子遊戲了吧

現場殺出了幾顆超大的氣球
主持人要孩子轉過身來跟後面的爸爸或媽媽手牽著手
於是大夥兒在營火四周圍起了一圈超大的跑道
然後請老師在家長與孩子們所圍起的跑道裡
將此時被稱作『恐龍蛋』的超級大球往前方推進
主持人也設計了幾個小關卡企圖要拱老師出來表演娛樂大家

哲緯拉著蟹爸爸的手
無論是左顧右盼等待著『恐龍蛋』的到來
亦或是終於摸到『恐龍蛋』時急於往前推送的當下
這小子整個的情緒可說是瘋狂到了極點
笑容,是這麼輕鬆毫不做作地晾在每個孩子與家長的臉上

爾後還有請家長們搭起隧道
讓孩童們所串連起來的火車通過長長地隧道前進
亦或是改由孩童搭起的小隧道
教家長們串連而成的火車穿梭其中
這樣簡單地一個『火車快飛』遊戲
竟也讓親子們玩得不亦樂乎

最後現場亮出了幾條紅、藍、黃、綠的充氣棒
主持人帶領著大家玩起了魔王公車的遊戲
場子裡,孩子從頭到尾臉蛋上都掛著難掩的純真笑容
就連與會的家長們也好似全回到了童年一般
在這裡,深深感受到原來快樂就是這麼簡單地一件事了‧‧‧







曾經相聚多少天,才知道離别多少年
雖然所有相聚终究要離别
缘分將我們圍成圈,思念化作白杜鵑
依依不捨的離情萬千

我們一定要再見,不管路途有多遙遠
雖然前方有危險,也不管要多少時間

今晚月亮有多遠,心裡的牽掛有多遠
遠方的你是否一切都安全
明天因為有新起點,今天必須說再見
天下没有不散的席宴




歡樂、激動的滋味都嘗過了
高亢的情緒也需要一點緩和
孩子們在一片的音樂聲中
唱起了這首離情依依地『離别歌』
高亢的場面漸漸趨緩了下來
音樂聲配合著孩子們的歌聲與手勢
憂傷的曲調迴盪在杳杳營火的夜空下

這首歌我早已經在家裡聽過哲緯練唱不只一次
當下這樣的氣氛果然再次成功地將哲緯易感的情緒給掀動了起來
歌聲尾音一落定,只見哲緯漸漸泛紅的眼眶
這小子先是朝向前方不遠處的干老師跑去擁抱了一下
又旋即轉身飛奔回我的懷裡
所幸哲緯的眼淚並沒有當場給灑了下來

這全要感謝主持人即時搬出了孩子都愛玩的仙女棒
在這場營火晚會就要接近尾聲的同時
活動安排上來了個所謂『薪火相傳』的神聖儀式
先從老師手上的仙女棒點燃起來
再一一傳送將孩子手上的仙女棒全給點燃了起來
這一幕在我的心裡其實是感覺非常神聖莊嚴的
它不只是象徵著智慧的傳承、也是一份祝福的傳承吧,我想‧‧‧


    感謝瑋珊老師提供的這兩張照片‧‧‧^_^





整場畢業典禮的尾聲,大家再次集合於司令臺前
就著原先架設在講臺邊的幃幕
影片開始播放著桃幼大班生的點滴回顧
一張又一張孩子們上課時的照片
遊戲、活動、戶外教學的美好記憶
隨著幻燈片般一幕幕地呈現眼前

此刻主持人請老師們在司令臺前一字排開
讓一共五個班級的畢業生一一從每個老師面前擊掌而過
就這麼帶著對桃幼滿滿地回憶踏出校園





這真是折煞人的一個氣氛啊
偏偏白鵝班的同學們硬是給安排在最後一隊離場的班級
而我們家這個感情豐富的哲緯早在播放著影片時
已經是淪為一副淚人兒的模樣了
斗大的眼淚一點也毫不客氣的滾落他的臉頰

哲緯紅著眼眶,難過得說不出話來
而我跟蟹爸爸除了在一旁心疼地掛著微笑
也只能頻頻為他拭淚與安慰了
偏偏天真地同學們就是不懂那份離別的哀傷
單純地孩子仍然跑過來詢問:『哲緯你怎麼了?』
或許同學們心想著的是哲緯挨了罵不成

這時候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了神聖的光環
千慈無聲無息地來到了哲緯身邊
二話不說馬上拍起了哲緯的肩膀給予安慰
果然哲緯口中的溫柔善良不是瞎說的
好朋友就是這麼個樣子的
哲緯擁抱了一下一直很照顧他的千慈
終於隨著隊伍開始移動了腳步







一字排開的老師群中,白鵝班的老師是給安插在最後的
於是為了免於擁擠在家長與孩童之列裡
大腹便便的我等在最後的地點打算為哲緯拍下跟白鵝班老師們的合照

真的一點都不誇張地
哲緯就這麼一路從頭哭到了尾端來
原本安排同學跟老師擊掌道別的畫面
在哲緯身上卻變成了擦著眼淚
一一跟老師擁抱道別的傷感畫面

五個畢業班,將近一百五十個畢業生當中
哲緯被封為當晚全校哭得最慘的學生
一直到我們都已經踏出了校門
走在返家路上的聊天當中
哲緯仍然還會忍不住得眼眶泛紅

唉唷,看到哲緯這麼的難過
媽咪我真的好想哭啊
其實,我自個兒的
幼稚園畢業典禮是完全沒有印象的
不過之後的每一場畢業典禮
無論我是在校歡送生或是畢業生
每每參加畢業典禮我都是會想哭的
然而,卻也沒有過哪一回能夠像哲緯一樣
毫不保留地將自己的真性情給發洩出來

其實,套句朋友橘子曾說過的話
我還真的蠻羨慕哲緯的呢‧‧‧



PS:
蟹爸爸說,一路上幾乎每一個老師都認識哲緯
就連體育大學的大哥哥大姐姐也對哲緯毫不陌生
一看到紅著眼眶的哲緯,人家馬上大叫:
『哲緯,你怎麼哭得這麼慘啊‧‧‧』
咦!?怎麼每個人都叫得出哲緯的名字來
感情這小子因為一哭成名的嗎‧‧‧^___________^


最後的最後
真的要感謝學校精心規劃的這場畢業典禮
給了孩子,也給父母們一次難忘的回憶
最最辛苦的應該莫過於長久以來
參與規劃安排外加今晚勞心勞力的老師們吧
真的很謝謝桃幼的老師們
在這裡的回憶我相信孩子不會輕易給忘了的‧‧‧


珍重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幸福蟹居 的頭像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恩恩媽咪
  • 唉唷!看到哲緯哭我都快要哭了呢?他也懂得離別的感傷了是個成熟的小孩。
  • 《 如果我記得沒錯,『離別的感傷』哲緯在未滿三歲之前就已經瞭解了~ 》
    《 每每要跟他人道別或客人要離開時 》
    《 他總是會揮著小手、紅著眼眶跟對方說:『再見,我會想念你的‧‧‧』 》
    《 這樣易感的情緒沒想到哲緯可以一直持續到現在..... 》
    《 其實不瞞妳說。當初恩恩就快要離開我們去學校的前幾天 》
    《 當我跟哲緯說起這件事的時候,這小子可真的是有為恩恩的離去而小小傷感了一下呢~ 》
    《 哲緯真的是個很重感情的孩子 》
    《 現在偶爾也還是會想念起曾經跟他一起玩的妹妹們呢‧‧‧^^ 》

    幸福蟹居 於 2009/06/23 10:53 回覆

  • doubleC
  • 哲緯真的是性情中人阿
    不知道長大後的哲緯以後看到這篇內容會是怎樣的感覺

    不過我從小到大的畢業到是都沒哭過耶...
  • 《 哈,其實以前我會用『愛哭哭很羞羞臉』這類的話來堵哲緯的眼淚 》
    《 雖然也沒幾次可以成功的堵住他那潰堤的水壩‧‧‧ 》
    《 不過後來我試著以另一個角度來欣賞哲緯的豐富情感與細膩的心~ 》
    《 我不再用各種方式去試圖止住他的眼淚了~懂得發洩的孩子畢竟也是好的~ 》
    《 其實,自己也是個愛哭一族的成員之一呢~^___^ 》

    幸福蟹居 於 2009/06/25 15:16 回覆

  • margaret1122
  • 我這種沒用的媽媽,一定是先哭的那一個。
    推囉!
  • 《 瑪格小姐,那應該不叫做『沒用』啦~ 》
    《 那叫做情感豐富.....眼淚要感情豐富的人才會有的啊~哈!! 》

    幸福蟹居 於 2009/06/25 15:17 回覆

  • 顏玲
  • 孩子長大,要開始慢慢體會人生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
    跟哲緯說加油囉...
  • 《 謝謝~ 》

    幸福蟹居 於 2009/06/25 15: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