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稱『最長的寒假』終於開始了
也代表哲緯的小一生活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昨日最後一天上課,返家時
哲緯問我:『爸爸是不是也跟我一樣開始放寒假?』
這句話讓我心裡浮上了一個嘴角微彎的畫面

小朋友,真的很天真
七、八歲這個年紀想來也實在尷尬
孩子上了小學一年級之後
似乎在某些方面成長了許多
卻又在另一些方面仍然天真的可愛
有時候實在連我都要對哲緯的言行無所適從了呢‧‧‧


學校的課程早早就已結束了
上星期三、四兩天
班上老師也為同學們來了一場期末考
星期三的國語考試中哲緯錯了兩三題
隔天的數學考則是獲得了滿分
這樣的成績著實令人感到欣慰的了
這孩子真的一直有在努力著
課業上的表現遠比初入學時進步了許許多多呢


這些天,同學們也陸陸續續地將
放在學校的私人學用品整理好帶回家來
之中物品當然也包括了一本『寒假作業』、『成績單』

還有『自己的作品』‧‧‧





這張是剛開學時所畫的自畫像
我還記得哲緯曾經跟我聊過這一幅
他說那眼睛是老師幫他畫的
我還記得這小子當時還對老師的教導頗不以為意的呢

畫這幅畫的那天放學回來,哲緯跟我說:
『老師把我的眼睛畫得好奇怪喔‧‧‧』
『她幫我畫了眼睫毛,我覺得看起來好可怕喔‧‧‧』

哈,剛入學的哲緯筆還是一直無法握正確
小肌肉的發展仍然尚未健全
繪畫方面哲緯可說是還處在塗鴉階段
人家老師熱心教導
居然還被哲緯的個人審美觀所批評‧‧‧







這張立體畫也讓我覺得很棒
想必應該是用紙杯剪出來的花瓣吧
哲緯自己現在回頭觀看這幅畫時
笑著跟我說:『媽媽,我居然把花瓶畫得歪七扭八耶‧‧‧』
『世界上有歪七扭八的花瓶嗎?好好笑喔‧‧‧』

『可是我覺得很好看啊,花的顏色好豐富,很美啊‧‧‧』
這可不是身為人母的鼓勵話唷
雖然說那花瓶也確實畫得有點怪
但我是真的覺得這整張畫看起來很有春天的感覺呢
只可惜圖畫紙有些給顏色印染的顯得髒髒的

不過沒想到在這方面,哲緯還頗能夠自我消遣的嘛‧‧‧







這一張應該就是所謂的刮畫吧
黑色的底讓整張圖看起來好顯眼又明亮
這種強烈的對比很能吸引住目光
我從哲緯帶回來的作品袋裡面
拿出這張看到的第一眼就好喜歡、好喜歡

我忍不住大喊一聲:『這張好美喔‧‧‧』
沒想到哲緯卻說:『哪有,這張好醜喔‧‧‧』

聽到哲緯語氣裡強烈的頹喪
心裡其實滿驚訝於這孩子怎麼會如此嫌惡這一張圖呢
哲緯說:『妳看嘛,這裡(下方較大片綠紅相間處)刮了一大片。刮壞了啦‧‧‧』

也許,是因此讓老師指正了一番或什麼的
才惹得這小子見到這幅畫就感到挫折
亦或是這幅畫作工的繁複與不易教他受挫
總之我也不想去細問出原因了
只是簡單地給予一個做媽咪的所能給的大大的肯定:
『那有什麼關係,我還是覺得這張好美喔‧‧‧』

其實,我是真的覺得這幅畫很棒、很棒啊‧‧‧

驚鴻一撇看上去猶如畢卡索的抽象畫
仔細端倪後也不難看出這座可愛又亮眼的小花園
花兒、蟲蟲、蝴蝶飛舞的好不熱鬧啊
哲緯,媽咪是真心覺得這張畫很美的唷‧‧‧






這幅畫在我有一回去教室接哲緯時有看過
老師將全班剛完成的畫都貼上教室後面的作品展覽區
那一天哲緯很開心地拉著我去教室後面看畫
直說要我猜一猜哪一張是他所畫的

哈,其實我還真的猜不出來呢
面對好幾隻的鳥兒,還真不知道哪一隻才是我兒子所創作出來的‧‧‧

這隻鳥是不是有種很眼熟的感覺呢
其實在劉其偉的作品中就有過這樣的畫──『婆憂鳥』
那天,老師為同學們講了這個『婆憂鳥』的故事
然後就帶領同學們一起完成了這幅
用砂紙為紙、以粉蠟筆作畫的『婆憂鳥』圖

知道怎麼著‧‧‧

那天我面對著眼前二十幾隻的婆憂鳥
其實每一隻都長得還真是大同小異
要我從中找出哲緯畫的那張還真不是簡單的事
可是,其實哲緯畫的這張婆憂鳥卻是之中最不一樣的一幅呢
原因在於他將背景加上了如閃電般的白色線條
哲緯說:『妳看,有沒有好美啊?像不像是水波啊?』

哈,哲緯的這一點創意
可是連老師都給予了讚賞與肯定的喔
難怪他會開心地拉著我去看畫
也無怪乎老師在學期成績單上特別說道:
『哲緯的繪圖很有特色』

看到哲緯的這些作品
真的覺得這孩子是長大了
在老師帶領著如此豐富的不同體驗之下
哲緯真的進步好多、好多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幸福蟹居 的頭像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