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至今,也快要一個月的時間了
每一天對於哲緯來說都是個體驗與挑戰
然而對於我這個做媽咪的來說
又何嘗不也是個挑戰呢‧‧‧

開學至今,不僅只是作業上的問題
課業進度上的問題
還有自我約束與管理上的問題
其實漸漸地我發現到,孩子的獨立性
以及處理事情的能力才是更為重要的課題


其實除了安親班的 丟書事件
還有學校課後托育班的 丟石頭事件 以外
哲緯也曾在聊天的時候跟我透露說
在托育班的下課時間同學們都喜歡跟他玩『殭屍』的遊戲
聽哲緯的敘述不難理解其實就是類似鬼抓人的遊戲
只是,哲緯跟我說:
『他們都叫我當殭屍,可是我跑得很慢都抓不到他們‧‧‧』
『我說我不想當殭屍了,他們就不讓我加入耶‧‧‧』
這就是哲緯,為了加入一個群體可以委屈自己的意願
如此的行為該說是合群、好相處,還是說太軟弱呢

我告訴哲緯:『玩遊戲本來就應該輪流當鬼,這樣才公平啊‧‧‧』
『如果他們不想要輪流的話,那就乾脆不要跟他們玩了‧‧‧』
『不然你是不是也會玩得很不開心呢?』

有一天,我趁著去接哲緯放學的時間
到哲緯原班上找老師小聊了一下
老師跟我說那天哲緯跑到學校的某處去玩沙
玩得不只是全身,連頭髮上都是沙
幸好哲緯的頭髮很短,否則很難清得乾淨
回到家我向哲緯問起這件事
這小子笑著跟我說他是跟不認識的其他班小朋友一起去玩的
還主動告知說老師有跟他說過以後不可以再去玩沙了

又有一天,一樣是在聊天的時候得知的
哲緯說他當殭屍的時候都是躺在地上再爬起來抓人的
喔哦,這下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每天哲緯的衣服都是這麼髒了
我故作驚訝地問:『你躺在哪裡?』
哲緯理所當然的回答:『躺在盪鞦韆旁邊的地上啊‧‧‧』
這小子還躺在床上向前高舉直雙手模仿殭屍起身來給我看呢
我刻意誇張地大聲抱怨:『喔,原來就是這樣喔。』
『難怪你的衣服每天都玩得髒兮兮的‧‧‧』
『以後不可以躺在地上喔,要不然衣服弄得髒兮兮都洗不乾淨耶‧‧‧』

哲緯縮了縮脖子靦腆地笑著:『好啦,我知道了‧‧‧』

過了幾天之後,聊天之中哲緯帶著一些的落漠跟我說:
『我現在都只能去玩溜滑梯和盪鞦韆了。我沒有玩沙子、也沒再玩殭屍了喔‧‧‧』

看著哲緯那種委屈的神情,我忍不住要想
其實我真正想做到的並不是阻止他跟小朋友一起玩耍去
為得只是希望他能以同理心去看待所謂整潔、乾淨的用意
於是我試著跟哲緯解釋:『你想想看喔,你的衣服是誰要幫你洗的?』
『你把它弄得髒兮兮,媽媽會洗得很累很辛苦你知道嗎‧‧‧』
『萬一要是洗不乾淨的話,爸爸就要再花錢去幫你買一件新的耶‧‧‧』
『這樣子有沒有很浪費呢‧‧‧』

沒想到這小子居然一臉很懂事地正經表情:
『嗯,對啊。所以我現在都沒有再去玩沙子、也沒有再玩殭屍了‧‧‧』

除了這些是非之間的取捨與自我控制的拿捏以外
自我物品的管理也自不在話下
鉛筆、橡皮擦遺失的比例算是漸漸有減緩的進步了
然而哲緯遇到事情的處理能力卻教我憂心

從開學至今以來,哲緯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痕與日俱增
孩子玩耍中的碰撞雖說在所難免
有時我還真是懷疑難道是因為男孩子比較好動的原因嗎

前幾天從學校帶著哲緯回家的路上
我瞧見他膝蓋上髒兮兮的一大片
還帶點生氣的對他說:『你怎麼玩成這個樣子啊‧‧‧』
哪知回到家之後請他去把汗濕的制服換下來
這才發現到整個膝蓋有著多處的擦傷
我把他叫過來看個仔細,膝蓋處果然有著許多擦傷
詢問之下哲緯跟我說那是在學校不小心撞到別人而跌倒擦傷的

其實,當下心裡有著許多的疑問
為什麼會撞到人?是不是在不該奔跑的地方奔跑?
撞到別人有沒有跟人家說聲對不起?
老師知道嗎?等等諸多的問題想要一一詢問

最後,我選擇了先給予關心地詢問:『有沒有很痛?』
哲緯:『有‧‧‧』

我看著髒兮兮的膝蓋問哲緯:『你有沒有去保健室請護士阿姨幫你擦藥?』
哲緯:『沒有‧‧‧』

我哭笑不得地反問:『你都知道要跟小朋友說如果受傷了要去保健室擦藥‧‧‧』
『怎麼你自己受傷了卻不知道要去找護士阿姨幫你擦藥呢?』
哲緯委屈的說:『因為保健室很遠啊‧‧‧』
『很遠也是要去啊,你知不知道傷口這樣放著會細菌感染,有可能會爛掉耶‧‧‧』
『可是保健室很遠啊,我怎麼去。都已經敲上課鐘了啊‧‧‧』

這下我於是明白了,這小子是害怕趕不上上課進教室的時間
我看見了孩子天真、憨厚、單純又正直的一面
於是我笑著問哲緯:『所以老師也不知道你跌倒受傷了喔?』
哲緯回答:『不知道‧‧‧』
深吸一口氣,我教他:『上課鐘響了,你可以先回教室裡去‧‧‧』
『然後舉手跟老師報告說你的膝蓋受傷了要去保健室找護士阿姨擦藥‧‧‧』
『這樣老師就會知道你去了哪裡,也就不會怪你上課了還不進教室了啊‧‧‧』
哲緯回答:『喔,我知道了‧‧‧』

『你看,你都沒有照顧好自己。爸爸媽媽會很擔心耶‧‧‧』
『你為什麼會去撞到小朋友呢?』
『我就跑很快,然後在轉彎的地方沒有看到就撞上去了啊‧‧‧』
『所以你就跌倒了?那對方呢,被你撞到的小朋友有沒有受傷?』
『沒有啊,他連動都沒動耶。我撞到他然後就被彈回來就跌到地上去了‧‧‧』
『痛死我了‧‧‧』
『什麼?啊你都吃到哪裡去了啊,居然會被彈回來‧‧‧』

這件事就在我們母子莞爾一笑中落幕了
當然,事後還是要教導哲緯在校園奔跑的危險性
撞到人應有的禮貌,還有受傷後應該採取的處理方式
晚上,看著哲緯熟睡的樣子
感嘆孩子真的是長大了
上學只是漸漸脫離父母的第一步罷了
是真的該從各種突發狀況中去學習獨立與自我照顧的時候了
未來,還有著許多的問題等待著我們呢
希望哲緯能夠從每一次事件中學習到成長與獨立

問題,是學習成長的開始
對孩子、對父母來說都是一樣的‧‧‧


                            寫於 2009 年 09 月 24 日(未完成), 於 2009 年 10 月 05 日(完成補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幸福蟹居 的頭像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幸福蟹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